Lof!

【东凯】《东来顺计划》可行性研究方案41

汇丰银行231:

rps纯架空,勿扰真人。
通篇胡编乱造,有参考民间传说和偏门,无任何宗教意义。
靳大神给大家普及一点封建迷信。


那个角落里发生的一幕靳东当然不是一无所知,但是那又如何,现在他已经再不能忍受有任何东西横垣在他和王凯之间,是出于铭契中强烈的占有欲,更是出于一个男人对爱情的权利。
亲吻因为颠簸起伏更显激烈,最后王凯不得不发力把人给推开,抹抹磕痛的下唇问:“你发什么情啊,疼死了。”
靳东凑过去给舔了舔,哑声道:“想你了。”
王凯当然知道这什么意思,立马警惕地看着他:“说好出来不能随心所欲的。”
为了这个约定,在城里那几天过得王凯根本不想回忆,简直伤风败俗。
“你别赖帐啊。”把埋进脖子里的脑袋搬出来,王凯像条泥鳅似的出溜起身,这一船都是他家小辈,给看到还要不要做人了。
靳东可不让他跑,一把从背后拦腰又拖进怀里:“好好好不搞你,说正经的,你对霞珠岛了解多少?”
王凯愣了愣,没想到这人工作状态切换得这么快,王东方扔下的那本旅游手册还在旁边,他拿起来翻了翻,想了会儿答道:“霞珠群岛因为离南岛尚有六十多海里所以从前是无人岛,只是偶尔有渔民在附近捕捞,渔获很丰富,偶尔也能得到霞珠。三十年前当地政府想要开发霞珠群岛做旅游景区,开始动土大肆建设时,却频发事故。起初还只是一些人身事故,被开发商拿钱压下了,你知道的那个年代人命也不值钱。”
王凯说着看了看靳东,靳东把手边变温的果汁推开,扣了扣对讲机让人再送两杯过来,然后对他挑挑眉示意他继续。
“没料到那年南海向来太平的春季,居然毫无预兆地起了海啸,那场海啸把施工填地全部冲毁,甚至吞没了霞珠群岛7座岩礁岛,使群岛成为了现在的格局。幸而海啸那夜因为国家强制执行的施工安全讲座,工地撤回了大部分人。却也损失了十名工人、两名值班的中层干部和所有的器械设备。开发商一夜破产,之后也再也没人敢承接霞珠群岛的开发。”
果汁送来了,这次是清甜的桃汁,就着凑到嘴边的吸管喝了口,王凯又再开口,随着时间线的推移他语速越来越快,逻辑越来越顺畅,描述越来越详细,因为那之后的事就是王家经手的部分了。
开发进行到一半骑虎难下,这种万事不顺的节奏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玄乎的东西,很快许多地方就传开了霞珠岛有海神庇护不能妄动的流言,这下有关部门急了,要是坐视这种传言蔓延开那霞珠岛的开发就真的要泡汤了,到时候别说政绩,上头要是往深里查这环环相扣不知道要牵出多少阴私来。就是这个时候,他们千方百计通过些门路找到了王家。
修者自凡人降生起便遵循神主及规则的约束,为凡人驱切污祸,他们或以天师或以高僧的身份出世,到了现代更演变出风水咨询师之类的职业。而这却也不是一种低姿态的侍奉,反而往往索取高昂,因为一者驱邪消耗的斗气某种意义上就是在消耗修者的生命,万物皆灵,规则亦于这点毫不偏颇,再者是为了让凡人不至轻忽而为所欲为。
当时接下这单生意的便是王凯的师父,王家八位族老之一的巽老王嵩。王嵩当年刚及不惑,是王家百年不遇天赋极高的中坚力量,据后来的任务日志记载,他刚到霞珠岛近海就震惊地发现这个群岛是一个天生大阵。手头上当地人提供的地图都是海啸发生之前所绘制,光看地图还只是个寐阵,所谓寐阵便是成阵之时因为某些关窍受阻而使阵法陷入沉睡,发挥不了其功效,而那场海啸吞没的7座岩礁岛正是阵中的郁结所在,海啸之后大阵既成,很难让人不怀疑这是有人借助海啸催动了阵法。
究竟何人有此能力,又是何目的?别说是保护霞珠岛不受开发侵扰,结果恰恰相反,大阵成后,群岛呈双星拱月的格局,关窍一开活气往复循环而来,使整个群岛愈加祥瑞柔和,生机盎然,再添些人气恐怕将是个福地洞天的存在。这不可能是巧合,但用意为何?
当年的王嵩虽道法造化不及如今,但也是个极具慧眼的天赋奇才,加之他生性刻板较真,硬是带着几个弟子在群岛上待了十天之久,一一探查,终于在深入霞珠主岛的丘陵盆地中发现了一汪直径不过两百米的圆形岛上海。
这块岛上海像寻常堰塞湖一般平静无波,可是其周灵气和其深度一样触不到底,王嵩在那里露宿了一夜,这种灵气在他的记录里很诡异,不像天生地养的灵气沁人心脾,也不像法器孕育的灵气那么浓烈,它像雾飘散在林间,仿佛没有来处,漫无目的地游荡。
那日清晨涨潮,王嵩记录下了让人很不舒服的景象,整个圆形的海面像是被什么吸了一口气,猛然收紧了水位,然后堪称安静地开始慢慢释放,水位不紧不慢地匀速上升,甚至能意识到控制感,像个有生命的东西一般。王嵩感觉不到任何威胁,可抑制不住头皮发麻,他知道这是霞珠岛怪异的源头,可面对波澜不惊的岛上海根本无从下手。回去以后翻遍了古籍,亦无所获,只得建议暂缓开发。尔后连续几年,王嵩为此跑了不知多少次南海,在一系列精密的试探后终于尝试性开发了凤林岛作为开放景区。这一次施工过程却很顺利,有关部门以为是王家的本事应验了,对王嵩不要妄动主岛的警告言听计从,不久在仙游同主岛中间发现了霞珠盛产海域,更是光明正大的成为了禁入区。后来的继任者也有过想动主岛或东辅岛的念头,但是往往受到很大阻力几乎都无疾而终。近年来海岛开发过度的问题也被国家重视起来,加之岛上发现了不少稀有物种,更是被稳固地保护了原始生态。
王凯说得口干舌燥被靳东咕咚喂了口果汁,皱了皱眉:“桃汁太甜了,你少喝点儿,这个年纪了也不怕糖尿病。”
靳东一挑眉:“神也会得糖尿病?”
“不会吗?”王凯挑衅地看着他:“神还会失忆呢,咋就不能得糖尿病?”
“哎不是!”靳东回过味儿来:“你刚才说什么?你嫌我老了是吧?”
王凯赶忙就地一滚瞪他:“君子动口不动手!说正经的,讲了半天你不是逗我吧?”
靳东得瑟地笑笑对他伸出手:“过来。”
“干嘛?”王凯问着还是把手伸了过去。
被拉进了怀里,那人在他耳边低声说:“闭眼。”那一瞬,他耳鸣了一下像是幻觉似的眩晕稍纵即逝。
他听到靳东说睁眼吧,扑面而来的景象让他脊背都发麻,他的视角是在空中,能看到远远嵌在无垠海中央的霞珠群岛。他不知道自己现在多高,海面都呈了微弧形,低头看破浪的帆船只有一个小白点。他能感觉靳东抱着他,却如何调整也看不到人,连自己都看不到。
“别怕。”他听到靳东在耳边说:“只是心视而已,我们人还在船上的。”
王凯逐渐冷静下来,感觉腰上的手臂紧了紧,立刻就驱散了心底的不安,他顺着面前莹白铭火的指引去看远处的岛屿。
“这不是双星拱月。”靳东道:“是龙凤衔月。”
“啊?”王凯想回头看他,视角一转全是深深浅浅的蓝色海天,整个人有点晕。被靳东笑着掰了回来:“别动,一会儿晕海了。”接着铭火轻轻点了一下两座辅岛:“凤雀,龙鲤。”
“这是个养灵大阵,不知道何年何月开始布的,乍看之下仿佛天生,布阵之人十足渊博,竟连未来之事都算计进去了。那海啸吞没的七座岛屿是禁锢龙凤二兽的枷锁,一旦打开凤鸣龙跃,自然把活气往复引流到月桥。”说着铭火又点了点主岛:“那个岛上海就是阵眼所在了,你师父他老人家造化不错,竟然安然在阵眼边过了一夜,不过那也大概是因为刚刚成阵,阵眼还未养出生息。”
“所以那时候阵眼边的灵气是那样的?”王凯问。
“不错,如今估计大有不同了。”
“那为什么偏偏要在开发的时候引发海啸打开阵法?真是为了阻止开发?”王凯此言一出,眼前又是一花,回过神已经回到船上了。他和靳东还是相拥着悠闲地靠在甲板阴凉处。
他抬头看看空中,只有无尽的蓝色连一丝云都没有,靳东轻轻摸着他的侧脸,语气中有些神性的淡漠怜悯:“开任何阵都是需要代价的。”
王凯一下就反应过来,有些不敢置信:“用人命?可是以前也有渔民过来打渔啊,也没出过事情。”
“渔民向海讨生,是腥命,养灵阵需要的是土命,整天和泥瓦石材打交道的人最合适了。不过他也是时运不济,那天工地上留的人太少了,只堪堪开阵不够运转起来,也大约是这样才消停了这些年吧。”靳东笑道:“不过你那师父业务水平也不怎么样啊,居然没让封岛,还帮着开发了凤雀,这么多年流动的人气累积起来,恐怕月桥当年的损耗也差不多补齐了。”
“我师父,我师父也不是有心的,他只是对未解的事情有些耿耿于怀,不愿就此放弃。”王凯一翻身抓着靳东的衣襟:“我师父不会有什么业障吧?”
靳东低头亲他,一手轻轻抚着他的背:“我来想办法,谁叫他是你师父呢。”



评论

热度(275)

  1. 妖妖汇丰银行231 转载了此文字
  2. 哒……汇丰银行231 转载了此文字